• 安徽网记者实拍2018全国高考合肥现场 2019-09-17
  • 备受鼓舞!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9-07
  • 《古汉字发展论》简介 2019-09-05
  • 格力集团要约收购长园集团事项告吹 2019-09-05
  • 游客偷摘杨梅坠亡,别让窃喜成悲剧 2019-08-25
  • 2012环球时报总评榜颁奖典礼现场 2019-08-25
  • 中共一大代表中最早辞世的王尽美:3首小诗与27年人生 2019-08-19
  • 德国挫败一起恐袭企图 2019-08-18
  • 古画中的“婴戏”:穿越千年的可爱淘气与天真烂漫 2019-08-07
  • 內存市场反垄断调查:矛头指向美国企业 2019-08-07
  • 北美票房:《超人总动员2》重振江湖 2019-08-03
  • 日本想拥有核弹的愿望是真。一星期之内拥有核弹是超级夸张。 2019-08-03
  • 命运:乌镇演义宣示网络新时代 2019-07-23
  • 把儿童食品安全置于优先保障地位 2019-07-22
  • 网络赌球水很深,球迷们千万不要碰! 赢了钱分分钟取不出来 2019-06-13
  • 香港赛马会赔率
    |香港赛马会赔率 |作家列表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 |高级搜索 |繁體中文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
    小说搜索关键字: 搜索项: 书名作者男主女主系列 高级搜索
    HOT:古灵  于晴  寄秋  典心  席绢  金萱
    点击排行
      总点击榜  搜索排行
      周点击榜  作者排行
      月点击榜
    本周热门小说
    本周热门作家
    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于晴小说作品集 >

    新浪龙戏凤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17-03-18
    金璧皇朝龙运史里预言,
    本不该成为帝王的他,将在未来成为皇帝,
    但在位时间不长,且会在某一天被个叫无盐的女人谋害……
    ……一女出,谓无盐,得帝而毁之。
    无盐女到底是谁……
    她?!与他一夜疯狂的雕版师?!
    真是……寻踪觅迹无处,那人却阴错阳差上了他的楼船又受了催情香……
    就只是一个喜欢雕版的姑娘,
    对他能有什么威胁性?
    她是怎么对他动了杀心?
    或那「毁」字有其它注解?

    那就是直路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15-07-18
      西玄二皇子,半生猖狂半生凄凉,始在西玄,
      终于不知名的山头,死前连个自己的墓都要不起。
      ——西玄神师袁图

      总是这样,他想要的从来不会属于他!
      就连这个从年少时便势在必得的女人……
      他自认向来敬她三分,甚至曾有心追求她,意图夺位时也没有将她拉下水;
      而她究竟对他有什么深仇大恨,竟要这般践踏他?!
      她跟那男人想让他应了半生凄凉的预言,他也不会让她好过。
      哪怕一日也好,他一定要活得比他们久一点,亲眼看见他们不得好死!
      但……
      如今她真的快死了,日后西玄土地上再也不会有一个叫徐直的女人……
      为何一念及此,他就几欲疯狂,甚至想毁灭一切?
      不,他偏不让她死。
      西玄需要一个“西玄徐直”,而他要让她看到那男人的结局才甘愿……

    神仙姐姐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14-01-24
      别人说心疼魏宝平,都只是嘴巴说说的,谁会信?
      就我姐不一样,她是真心疼我,我希望她愈心疼愈好,疼得不得了,
      就算她很难受我也想要她疼。这样的我,是变态吗?
      ——少年魏宝平的烦恼

      这总是在狂风暴雨时蹦出来、自称是他神仙教母的脱线大姐姐真的是魏家的祖先奶奶吗?
      可是她明明有体温、有呼吸、摸得着、会抱他哄他,
      而且奶奶是很多人的,神仙教母却是他一个人的。
      虽然她一点法术也没有、一点智商也没有、什么都没有……
      但没关系,她有他。
      这世上只有她对他是真心的。
      他要想办法让她从佛牌里出来,让她看着他长大,
      一直到很老很老,他都宠她照顾她,还会给她养老;
      他得小心翼翼,不能走错任何一步,他不要失去她……
      可是她就这样突然不见了,不理他了。
      是他做错了什么吗?

    一花一世界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13-04-26
    “我可以背你的。你都能背著那样的我走过千山万水,    
    以后,我也能承受你所有的重量?!?nbsp;   

    她就是个傻瓜蠢蛋吧?    
    费心营救已经失去价值的他,不索求任何利益。    
    他不过是个在官场斗争中身败名裂的丧家犬啊……    
    幼时的情分能代表什么?他早就不是昔日的他了。    
    青梅竹马,情同家人……    
    唔,或许吧。    
    他这辈子就是个记仇的人,只要有机会一报还一报,绝不放过,    
    只有她是唯一的例外,他无论如何都不忍伤害,也舍不下她;    
    而她无论怎么恼他,都还是会回头救他……    
    这不是家人还会是什么?世上就只有他们互属了。    
    所以他要让她知道,像他这种“人渣”也有可取之处……  

    南临阿奴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10-03-15
    有此一解,“奴”字,在南临有卑贱之意。  
    天可怜见,她小名刚巧就叫“阿奴”,卑贱阿……  
    不不不!她虽名为阿奴,但她可是堂堂胥人之后、徐家第六女,  
    瞧瞧!是那个“四国四姓一家亲”的胥人之后耶,  
    哈——不想抬头挺胸都难!  
    更何况,她还受尽皇室独宠!只是……  
    只是……好呗好呗,她承认,她是备受宠爱,  
    但,她奉旨永不许出京,一世都只能是个井底小青蛙呀!  
    小青蛙呀……她的眼睛总是一厢情愿追寻著那个翱翔天际的飞鹰。  
    他在天上飞,她在井底永远也追不上……  
    飞鹰啊飞鹰,可不可以叼著她阿奴这只小青蛙一块飞越南临呢?  
    她愿做他一世小家奴啊……只要她能再活久一点!  
    可不可以呢?可不可以带著阿奴远走高飞呢?我的五哥啊……

    有女舜华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17-12-05
    一报还一报……    
    这、这……去他的絮氏诅咒!    
    她好歹是个金商之后的大家闺秀——呃,好吧,衰败的金商之后,    
    而且还是一世多病的金商之后大家闺秀。    
    但,她一生良善,待人客气至极,从没做过坏事、也从没害过人,    
    虽絮氏一脉注定到她这代绝后,可也该给她个好死,而不是这样人人喊打呀。    
    她一点也不想要变成这样好不好!    
    虽说她现在真的很壮……比北瑭任何一个女人还壮!    
    可这样顶著一张绝美容颜,却是人人除之而后快??!    
    走在大街上,有人拿刀喊砍;睡在床上,家乐集体谋害她……    
    哇哇哇……这种日子教她怎么过呀!    
    原来名门富户看似风光,其实还真不是人干的!她可不可以——    
    去他的絮氏诅咒!她回不去了……她再回不去了啦……  

    就是皇后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12-09-29
    身为徐家女子,非朝中栋梁,即边疆猛将!而她……
    而她……而她只是徐家明珠里那颗刺目的小沙砾,
    一生平顺、温良,成不了啥大志业……
    也罢也罢,成不了啥大志业,
    那她就快快活活地过她平顺、温良的一生吧!
    只想捡个平顺日子过,可无奈她连上小倌馆找个伴都得捡她们挑剩的……
    真这般难吗?其实,她的要求并不高呀,
    只要肯花点心思在她身上,真心对她好,就算有些残疾也无妨的。
    她无妨,人家可有心了!瞧,连个小倌人也都只想踩著她当跳板……
    唉,连找个伴都能找得这般窝囊,她当真是……咦咦?
    眼前这位温润如玉的斯文贵公子……真真教人如沐春风??!
    大魏来的皇室质子是吗?她捡到宝了不成?感动啊……
    呜呜,众人皆动容,岂知──
    原来那夜的赚人热泪,纯属这位大魏皇帝一时的癖好发作而已……

    妖神兰青(上)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18-04-07
    绝境吗?  
    十三岁,被家主赶出兰门,从此“妖神”之名便烙了身,  
    妖神二字,并非荣耀,而是毁灭……  
    十八岁,为了江湖传言得之便能愿望成真的鸳鸯剑,  
    他带著关家傻大妞展开逃亡生涯……  
    是绝境吗?  
    那可不,鸳鸯剑算什么?人家想玩,他便陪著一块玩罢了,  
    哪管什么剑的!  
    倒是这傻大妞……两岁的娃儿能懂什么?又能记忆什么?  
    可,为何她看他的眼神……是防他吗?  
    看著那眼神,心口竟不自觉揪了起来……  
    他竟有股……远离江湖,从此两人找个地方平淡过一生的想望……  
    平淡过一生啊……心愿很小,却是大大的奢望……

    妖神兰青(下)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18-04-07
    呼……呼呼……
    唔,为什么会这样?只是看著他,她竟有股吃掉他的冲动!
    不行!不行!
    今今说过,意乱情迷时若是心里快活,
    那就算身落万丈悬崖也是愿意的;
    可方才……她不快活!她一点都不快活!
    她不想跟那些人一样,一见媚态横生的兰青就想压他在地……
    她不想!只是她更讨厌他谁压都无所谓的样子!
    她也许不聪明,但她会看!
    爹说——
    她只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够了,只要认真去看,终究会明白一切的!
    她明白的——至少她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是他给的,
    就算人人道他坏,只要她知道他的好就够了……
    她只想跟他一块平静过日子……一直一直……

    妖神兰青(下)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9-04-13
    呼……呼呼……
    唔,为什么会这样?只是看著他,她竟有股吃掉他的冲动!
    不行!不行!
    今今说过,意乱情迷时若是心里快活,
    那就算身落万丈悬崖也是愿意的;
    可方才……她不快活!她一点都不快活!
    她不想跟那些人一样,一见媚态横生的兰青就想压他在地……
    她不想!只是她更讨厌他谁压都无所谓的样子!
    她也许不聪明,但她会看!
    爹说——
    她只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够了,只要认真去看,终究会明白一切的!
    她明白的——至少她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是他给的,
    就算人人道他坏,只要她知道他的好就够了……
    她只想跟他一块平静过日子……一直一直……

    妖神兰青(上)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9-04-13
    绝境吗?  
    十三岁,被家主赶出兰门,从此“妖神”之名便烙了身,  
    妖神二字,并非荣耀,而是毁灭……  
    十八岁,为了江湖传言得之便能愿望成真的鸳鸯剑,  
    他带著关家傻大妞展开逃亡生涯……  
    是绝境吗?  
    那可不,鸳鸯剑算什么?人家想玩,他便陪著一块玩罢了,  
    哪管什么剑的!  
    倒是这傻大妞……两岁的娃儿能懂什么?又能记忆什么?  
    可,为何她看他的眼神……是防他吗?  
    看著那眼神,心口竟不自觉揪了起来……  
    他竟有股……远离江湖,从此两人找个地方平淡过一生的想望……  
    平淡过一生啊……心愿很小,却是大大的奢望……

    为什么是我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9-12-18
    现在是怎样?
    老天整她,赐给她不算太好的外在条件,
    指定她成为千千万万普通人里的一枚小咖……
    好吧,普通人生也不算太坏啦,不就是跟大伙一样都是平凡老百姓吗?
    可,这样真的有比较“普通”吗?
    送给她一连串的恐惧炸弹,外加附赠一个能看不能吃的俊秀男人?
    真是残忍啊,那样一块可口的天鹅肉……
    而这天上掉下来的天鹅肉,因著九月九日登高避祸之说,
    所以每年这一天出现在她家里,并且出手救了她,
    让她免于成为炙手可热的唐僧肉第二……
    感动啊……唔,她是不是可以小小垂涎一下他这块天鹅肉咧?
    看了真教人心痒难耐呢……
    咦咦咦,现在又是怎样?她还没吃到呀……
    原来,她不是他要找的三只眼,
    所以就这样眼睁睁地看她断气,顺道送她一路好走吗?
    呜呜,老天这样整她玩她是不是有点过火了?
    她……她……的初恋……  

    好一个国舅爷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8-01-06
    天朝有个庞何,宫里人称小国舅,是天朝里最为嚣张的国舅爷!  
    皇上与他交好,恭亲王是他一墙之隔的师父,  
    他的太傅爹还是天朝百年不世出的天下圣儒。      
    他的背景真是雄厚到……气死人了!  
    为非作歹的程度更是令人……发指!  
    无奈──  
    他强抢民女!官员当没看见。  
    他横行霸道!百姓当没发生。      
    小孩子朝他丢石头,家家户户连忙把门关……  
    于是民间流传一句话,爹娘一叫:  
    “坏国舅来了!”    
    保证哭闹不休的小孩马上噤声。  
    哎呀呀!人多少有个死穴,  
    这嚣张的国舅爷难道就没人治得了他吗?  
    还是……  

    春香说……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7-08-03
    遇春则香,好个春香公子!  
    出身名门正派,血统纯正到比黄金还高贵……  
    是啊是啊,真是差了个云泥之别了,  
    想她好歹也出身书香之后,  可
    亲亲爹娘偏偏没教给她高雅气质,  
    只留她天性一身市井气息……怎配??!  
    是不配!  
    无奈这人天生散漫,发懒成性,懒到……对女人一点兴趣也没,  
    却是一个不小心掉到她跟前,一头给栽了!  
    这下……哎哎哎!春天失火了,她今朝著了火……  
    怎生了得?她怕天打雷劈啊……  
    可美色当前……不吃会不会对不起自己?  
    肯定会!那就……管它的咧!  
    那就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呗!

    闲云公子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6-08-10
    身为中原江湖人口中魔教的左护法,  
    又十分荣幸地被那个疯子教主视为接班人……  
    呃,坦白说,她个人是比较倾向一个人苟且偷生一辈子啦,  
    只是——唉唉唉,她这人一向运气不错,  
    十岁稚龄时,教主赏了个俊美天奴与她,  
    为求生存,她和她的天奴从此焦孟不离,合作无间;  
    他允跟随她一生一世……好个一生一世??!  
    十四芳华时,无声无息被一个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家伙瞧去了她美背,  
    呜……只是美背,没什么要紧没什么要紧,  
    她很大方的,不用负责了;  
    岂知她大方,人家可执拗了,非拗她个义妹当当不可!  
    义兄义妹?听闻云家庄有个江湖皆知的恶习……  
    啊——失策!失策!  
    一旦碰了这个九重天外无边春色似毒罂栗的天仙,她还能全身而退吗?

    一鸣天下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6-04-18
    吃吃吃……吃、吃太多了?  
    唔,她也不想这样一直吃一直吃??!  
    吃得这般圆滚滚,吃得如此没形象……  
    想她还奢望能当个威风的“数字公子”呢!  
    她也不想这样的,可是,她不能不吃啊……  
    而且,就算她不吃,某人也会强逼她吃呀!  
    也不想想,她可是长辈呢!  
    瞧,她只是还想多聊一下下,还不想又无梦睡去,随即——  
    嚼嚼嚼……唔,某人又喂她食了!  
    唉!有时就连在那样“亲密”的节骨眼上,  
    她也不忘吃吃吃……真是破坏了那份美感。  
    但是——她还能奢求更多吗?  
    他说可以!还一脸笃定……  
    好想相信他呀,虽然明知道他老是骗她……

    斗妻番外篇 II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5-12-25
    花前月下之约后……
    三题定胜负!
    输了离房;赢了……满室春意烧不尽……
    呃,始料未及,始料未及呀!

    他说,她总是教他心痒难耐……尤其是那骨子正气!
    他还要她爱他入骨……在她贫乏的情趣之下!
    心痒难耐?爱他入骨?
    这……她、她也会呀!瞧──
    她扑──扑上他的床!
    她啃──啃到他满意为止!
    结果是……
    原来,这档子事,她总厚颜不过他,
    她的「晋江工程」,到底还是要由他来完成……
    在他们成婚后的日子……始料未及,始料未及呀!

    斗妻番外篇 I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5-12-25
    太平盛世?这就是太平盛世吗?
    为何这样的盛世未及他穷困的家乡?
    所以他被卖了……不为赚钱,只为家里少个人抢饭吃!
    可,有谁会要他?这样一张天生异貌,谁见了不怕……
    啊──这阮家小小姐,这力大无穷的阮家小小姐啊,
    她轻一拍,桌子顿时碎屑纷飞……她真的只有六岁吗?
    瞧她一听到背书,身子居然缩得比他还像个小老头;
    还有她那个闷葫芦似的小师弟,竟连背书、罚跪也能睡着!
    所以,他成了他俩的伴读……
    怪了,只是伴读……为何他会全身热气直窜?
    他的冬天,开始有暖意了……

    断指娘子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5-09-16
    一见钟情啊……
    原来这就是一见钟情的滋味呀!
    既想蹂躏她,又见不得她受虐的心情……
    真是有趣呢!
    官大如何?权大势大又如何?
    怎比得上挑战这个力大无穷的小女人来得好玩呢?
    太好了!好久没这么有斗志了,是先吃了她?玩玩她?还是……
    就这么办吧!他决定等著她……主动慢慢爬过来,
    看她可怜兮兮地跪伏在他脚边亲吻他的脚趾头──
    太残忍了?不,怎么会残忍呢?
    瞧她瞧她,真是打断筋骨反倒勇啊……
    谁能折她腰断她后路呢?他亲爱的娘子!
    也许……也许他该好好想想了,
    想想如何成为她心头一块割舍不了的肉……
    真是愈来愈有挑战性了!

    称霸武林的厨师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5-07-09
    这个在她面前昏倒两次的病恹恹学长对她说——
    「十年后,如果我回来了,我们来恋爱吧?!?br /> 从此——
    十年来,由于这个学长一直没有付房租费,所以自行在她心里搬家,
    一直搬,一直搬,搬到她的内心很深处很深处的地方,
    像怕她这个房东讨房租费似的。
    她是无所谓啦,反正住都住进来了,倒是没兴起赶人的欲望。
    只是平常躲在角落里惹人怜爱的小身影,
    突然冒出来变成一个成熟的大男人,让她一时之间很不能适应。
    她,柯四杰,风云武术学校里人称「普级?;ā?,
    志愿是考厨师执照成为厨师。
    他,连遥久,风云武术学校里最弱鸡的俊男生。
    一场对话,十年后「验收」……

    万万万岁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5-02-22
      外地人?好极了!不是他天性恶劣,他只是……
      只是太无聊了!谁教他是全县民景仰的岁爷呢?
      自己人不好欺负,只好拿外地人玩玩喽!
      而这个叫……叫啥来著?姓万?管它姓万姓百的,
      总之,她身为外地人,合该……倒楣!
      拿她玩,算她的福气!
      瞧她瞧她──
      眼儿弯弯、嘴儿翘翘……唉唉唉!
      岂是一个“丑”字了得!
      还弥勒佛咧,他看是瘟鬼还差不多!
      她一出现,先是他的矿场遭人炸毁、他还教人给下了毒,
      这会儿他又成了杀人通缉犯了,
      害得他得拖著她一起逃!
      沾上她真不知是?;故腔觥?br />   福?祸?这两字长得还真像,教人难分辨??!

    是非分不清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2-25
      想跟他斗?省省吧!
      他要这么容易被斗垮,又怎能在朝堂上翻云覆雨呢?
      想当年那个阮卧秋不就是斗不了他而给毒害了吗?
      他一代首辅大臣之名,可不是叫着好玩的哪!
      不过呢,一人独大的局面真是无趣呢!好孤单啊……
      咦?这哪来的小家伙???力大无脑?哈!有趣!
      瞧他那正直的样儿,不正是当年阮卧秋的翻版吗?
      太好了!他的趣儿来了!
      想想,想想!对这个鲁直家伙,他该怎么玩呢?
      伤脑筋啊,他想好好玩玩的,谁料……
      他?她?难道……一开始他就被她给玩了?

    家佛请进门〈下〉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09
      是是是,他是一介文弱书生,
      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可——可他也非百无一用??!
      瞧他眼界就特好,打十岁就明白要为自己拐——
      呃,不,不是拐,是聪明地为自己订门亲事。瞧瞧他那个能干的爱妻啊——
      她喜欢与人歃血为盟起誓,手指全扎满了伤,九指都拿去义结金兰了,
      唯独他的那指——嘿嘿!是共结白头盟用的!
      说起他的那个妻,能“斩妖除怪”,又——又多以夫为尊??!
      这也难怪啦,谁叫他这么有男子气概呢——他就是喜欢在上面嘛!
      所以,那个狐媚强要“上”他,也是可以理解的啦!之时,拖着这幅异躯,他早晚都得——
      他的妻、他的儿啊——他能保他们一世平安康泰吗?

    家佛请进门〈上〉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09
      是是是,他是一介文弱书生,
      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可--可他也非百无一用??!
      瞧他眼界就特好,打十岁就明白要为自己拐--
      呃,不,不是拐,是聪明地为自己订门亲事。瞧瞧他那个能干的爱妻啊--
      她喜欢与人歃血为盟起誓,手指全扎满了伤,九指都拿去义结金兰了,
      唯独他的那指--嘿嘿!是共结白头盟用的!
      说起他的那个妻,能“斩妖除怪”,又--又多以夫为尊??!
      这也难怪啦,谁叫他这么有男子气概呢--他就是喜欢在上面嘛!
      所以,那个狐媚强要“上”他,也是可以理解的啦!之时,拖着这幅异躯,他早晚都得--
      他的妻、他的儿啊--他能保他们一世平安康泰吗?

    花呆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01
      这人……长得跟她一样很路人甲,平凡得彻底;
      好吃懒做,又喜把甜食当正餐,恶心死了;
      一张脸老勾着恶劣至极的耻笑,气煞人也;
      而且还是个……靠女人养的小白脸,没志气得紧!
      他他他……他根本一无事处,简直就像只没节操的流浪犬--
      哼,这个没节操的男人,一块蛋糕就可以拐走他了,害得她要天天提心吊胆他又被哪个女人给勾走了……
      这样一个男人啊,那……那她做啥巴着他不放呢?
      她是好想放手,真的!只是……
      很没出息,她只有跟他在一起时才能感觉到自在……
      老天!是谁下了她魔咒?让她这般……
      瞧!他竟--吃起她来了?呜……
      他真把她当蛋糕了?  

    追月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09-28
      听说,今天是几万年来火星离地球最近的日子,
      不知道会不会一个不小心就——碰!
      呃……现在是什么情况?
      大房、二房、三房,还有家妓,现在连丫鬟也……
      这年头的男人啊——好欠扁!
      要是她的男人,她才不允——
      唔,他作什么拿那双迷人的美眸像盯猎物一样盯着她?
      还为了她,特意在妓院过夜?这……这什么跟什么呀!
      呜呜,早知道她先前就多谈几次恋爱,累积一些经验值,
      现在也不会在这里全数赔上了自己的感情了!
      乱了乱了,火星没撞上地球,却撞乱了她的一生,
      可是,她好象不那么在乎了……能不能回去……
      不重要了!她的男人要紧!呵——

    及时行乐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4
      “杜画师?铜铃眼塌鼻厚嘴,皮肤可怕得紧,说是毁容也不为过啊?!?br />   “杜画师?长得挺丑的,不建议具体形容,以免损伤想像空间。唯一
      能看的,就是那头又黑又亮的长发吧?!?br />   “杜画师?马马虎虎,跟她那带俊的声音来比,简直是……不提也罢!”
      “杜画师?她真是个才貌皆备的俊俏佳人??!”

      杜画师,杜画师,为何每人对她的感觉都不同?
      无论别人怎么说,与她相处以来,只有他心里最明白,
      对于这位处处欺他双眼失明,笑他不知及时行乐的轻浮女子,
      他一向不假以辞色,甚至极度厌恶。
      但在那个细雨纷飞的午后──

      “阮爷,我最向往的就是那种淡如水的情感,就好比是现在我对你的感情……
      就那么一丁点的喜欢,不会再多,这种喜欢恰恰好?!?br />   他微微怔住,不知道她又在耍什么把戏?这女人,就是跟他不对盘。
      就……就一丁点感情?不知为何,他内心一股恼意升起。

      “只要是我喜欢上的,纵然对方死了,我也绝不放手?!彼裉险娴厮?。
      他闻言,心头一震。分不清到底哪句话才是她的真性情?!
      难道,她的性子,就如同众人形容她的长相一般,令他捉摸不定?

      回想起她那滑腻纤细的手还有身上的那股子香气……
      突然之间,他很想看清这个皮皮杜画师的相貌,
      更想将她的身影收藏到他这一双早瞎了的眼里,
      哪怕只有一天的时限都好??!

    聂十郎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哇哇哇!他的亲亲梃之小兄弟……竟是个姑娘家?
    不会吧,那那那……那天他紧贴着她同床共枕:
    又猛拍她不怎么有看头的胸……膛!
    她不会要他负责吧?不要哇——
    他还没玩够,他还要云游四海,他不想——叫他别跳脚?
    怎么成?怎么成?他怎么能不跳脚?这可是会要了他命——
    嘎?她不要他负责?他没听错,她方才是说了不要他负责?
    哼哼哼!她这是在嫌弃他?
    想他俊美无俦,知交满天下,所到之处,众人失色,
    她居然不要他负责?骗谁啊……
    ……心酸??!人家不要他负责……
    哼!反正西门家和聂家的宿仇已经打了好几个结了,不差多他一个!
    她不要他负责,他就来个……赖到她让他负责!嘻嘻  

    到处是秘密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5-01-17
      哇,师父的裸身……她头晕了……不能想、不能想,再想她会先吐血而亡……绝对不能告诉师父,不然她会死的很惨!——这就是她十五岁的小秘密。师父有个秘密跟她分享,让她从此上穷碧落下黄泉,再也寻不到他……——这究是她从此不听秘密的原因。传说中,江湖上闻人庄舅侄大斗法,斯文老舅爷蓝天公子处心积虑要除掉身为庄主的侄子……在遇见她之后,蓝天公子也有个秘密……——一辈子也不会告诉她的秘密。原来,江湖上到处是秘密……上穷碧落下黄泉,她终于找到了一辈子的伴侣……那她内心真正的秘密……到底该不该说呢?

    愿者上钩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09-24
      咕噜……咕噜……快快快……快淹死人了,谁来救他???
      ……咕噜……钓竿……谁的?管它,先巴着活命要紧!
      啊——女人?
      这个浑身发臭又只会煮馊水饭的丫头是他的救命恩人?
      该…死!真是天杀的该死!没昏……他没昏……
      想他西门「永」,身为西门家的义子,
      他明白自己的存在只是为了那个像是随时会断气的恩弟;
      连着两次差点死于非命,他也的确不必太顾虑未来的事,
      可……可他现在开始有了?;に说哪钔钒。源佑黾怂?!
      呵呵,自从遇见了她,他勇而无谋的性子开始有了心怜、心疼……
      是是是……他一气起来就像爆竹似的自个儿在那炸来炸去的,
      可他是真心想为这个生死换帖的哥儿们存点老婆本--
      真是该死??!他做什么说他们是生死换帖的「哥儿们」呢?
      这会儿他满胸满怀的爱意该往哪藏去啊……

    小胖的异想天开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09-25
    自古男生女相不少,但要美丽得像朵花,则是万中选一:
    而很幸运的,一万人里的唯一,
    来到了这全是男人的军营里。
    结果可想而知,
    数百年来难解的谜也由此而解,
    原来,安能辨我是雌雄的花木兰,
    不是因为她隐藏得宜,聪明机智足以化解众人的怀疑,
    而是,从头到尾根本没有人会质疑她是女人,
    因为在军营里有一个比她更像女人的男人存在!
    对不起,我夺走了你的光彩,花木兰!

    没心没妒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09-25
    嘎?她若不允许他纳妾,就得服毒自???不甘啊……
    虽妒、虽不甘……就自尽吧,
    免得每见这男人一回便要吐一回!只是没料到--
    啊啊啊,这是她吗?她真满二十岁了吗?
    怕是十五不到吧,这样一张娃娃脸……该只有十一岁吧!
    十一稚龄?不会吧?只有十一稚龄会有这等身手--
    碰呯铿锵……噢!好痛……
    哎呀!也不知道她那来一身邪门功夫,
    动不动就把这俊美却冷情的救命恩人一掌打飞黏在石墙上,
    真的……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也很无辜呀!
    那知道一个跳井不成,她的世界全变了!就说这救命恩人--
    呵呵……先声明,他并非惧内,他只是……无奈呀!

    天官赐福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09-24
    命运天定……  
    同死之命?她和义爹是同死之命?  
    她没死,所以……啊,是这样吗?  
    那如果她的记忆一刻没恢复,  
    是否他也会跟着忘了一切,忘了……他自己是谁呢?  
    忘了……真好,就算被恶意遗弃也无妨,  
    她只要记得梦中那个模糊的身影就行了,  
    她的破运少年……  
    他说,他们是私奔的爱侣,  
    真好呢,原来他们是私奔的青梅竹马……

    阎王且留人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笑……他在对她笑吗?啊,那他一定是好人了。  
    打她从坟墓出生,从没人对她笑过,她是第一人呢!  
    她想……想留住她的笑呀……  
    但见她天生一副病骨,大夫言他活不过弱冠之年,  
    不过他今年二十有三,多活了三年了呢!应该可以更长的  
    身为女巫世家,她该是有办法留住他的!难道──  
    姊姊们说,祝氏一族为骄傲的女巫世家,  
    今时败落至此,全是西门一家起的祸,  
    所以他随时会见閰王,原来是她们祝氏一家长年来的诅咒,  
    她接近他,原是要他死在她血里……  
    心好痛……她竟无法为她解咒,没法留下他吗?  
    原来……她真的是恶灵?是她的鬼妻吗……  

    非君莫属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09-24
    嗚嗚……她真变这么多吗?不过十年没踏出天水庄一步嘛怎地芳龄才二十有六的她已晉身「大嬸」级人物啦?非但是那些个山寨汉子见了她个个走避飞快就连她那个宝贝儿子也说她一哭起来就像被毀了容似……嗚嗚……这教她如何带着他回去寻~???孩子的爹寻来了?不成呀!她虽然风韻犹存,可也人老珠黄了早变得……什么?他说不管她变得如何,他对她的心永远不变他说他要重新追求她没她应允,他绝不「主动」碰她那……这吻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她「主动」吻他?嗚嗚……好个莫遥生??!居然变得心机深沉到……色诱她!

    顽石也点头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作弊?像他贵为花神之最,岂会降格徇私偷跑步?不过就是抽中一个“点石成人”的任务而已……什么?光点一颗顽石就要花个一百年?那他的大头觉怎么办?呃……偷跑就偷跑吧,谁教其他花神不知变通,输了也是活该!咦?这是他在人间的长相?人丑头又大?青……青天霹靂呀!难道这就是他神鬼勾结的报应吗?不会吧……再说,动了点手脚,他也没好命到哪里去啊,先是投胎姐妹不成,变兄弟;还教他那个灵石兄长处处欺凌他这个可怜没人爱的大头弟弟……唉,看来这是上也只有那梦里看不清容貌的好姐姐不嫌弃他了,反正梦里都肌肤相亲过了,为了她,他甘愿努力地等……

    情意迟迟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错了吗?义爹不是说,弱者,该死吗?为什么她杀了这些弱者却有这么多人恨她呢?奇怪的是,大家都说她是“杀人鬼”,那,这个叫起死回生再世华佗千手玉面神医的男子为什么不惧她呢?他非但不怕她这个杀人鬼,还要带着她四处白吃白喝哩!真好,这世上终于有人懂她、不惧她了,她终于有家人了……可,他到底多大岁数了呢?七、八十?他有这么老吗?瞧那张美丽犹胜女人的容颜,怎么瞧都像年轻貌美的书生,但……他走起路来却又慢慢慢慢似龟爬呢……啊,别管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懂她就行了……

    吉祥娘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龙不祥?凤鸣祥?那她究竟祥亦不祥?义爹说她命格无姻缘,只有大鹏展翅,所以自幼要她练男人无法修练的内功心法,因此没有男人缘的她,却因一身内功陷进一群贪婪的男人堆里。就连义爹也……到底……她命中的大鹏是谁呢?会是这株脸皮极厚的桃花吗?瞧他,天生一张桃花脸也就罢了,可狠他桃花乱乱飞,见过他笑的女人,没一个不被桃花香给呛得晕头转向的,谁料他还一脸无辜道自己只不过是在傻笑……今儿个不过摸了他胸膛,他竟要她负责他的清白!唉,这株桃花呀……

    独倾君心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总使埋骨成灰烬,难遣人间未了情。痴儿……他朝思暮想的女子竟是个痴儿!那样温柔婉约的女子竟变成一个白痴少女!怎样可能?她前世是护国天女,就算能力全无了,也不致沦落至此……但他仍要她呵!从他出生、贵为皇亲国戚之后,他的一言一行、一思一想都以她为成长,如今遇见,怎能舍弃?

    凤求凰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好个女流之辈!  
    光天化日绑架堂堂皇室倚重的聂家人,  
    还大言不惭言明是来劫色──劫他聂渊玄的色,  
    害他这个人尊称八师傅的读书人险险招架不住美人香……  
    但──敢情她找错人了,他哪有色相可言;  
    丑陋的容貌还得靠面具遮掩,才见得了世面……  
    等等!此女怎么好生面熟……  
    啊!一颗心险些跳出胸口!  
    她竟是那个曾任他使唤、与他共睡一床,  
    还让他看光身子的女娃儿──君练央??!  
    十多年了……  
    一日不见兮,思之若狂,  
    凤飞翩翩兮,四海求凰……  
    只愿佳人原谅他当年独自一人走天涯、有负於她的不得已苦衷哪……

    探花郎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怎么他竟揽上个祸水?!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出这新科一甲探花是如假包换的女儿身;但为了替圣上的“识人不清”保留住面子,只得硬着头皮承接下这烫手山芋……她果然是个麻烦!害他日日担心,夜夜提心吊胆不说,还频出状况!——什么她一日得要吃上六顿饭才不会昏倒!——女扮男装却仍掩盖不去秀色可餐,惹来朝中荒淫大臣的觊觎!……逼得他尽失原有的好脾气!更失算的是——她一赖就是七年!七年……他是不是该有所行动了?聂家人哪是那么好“欺负”的!

    挽泪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她原是一生性凶残的野生狐狸;
      他则是那将她化为人生的天人……
      七百年前结的缘,
      七百年后再相遇。
      她爱上他,他苦恼;
      她情淡,他怅然若失。
      神仙怎会有七情六欲,男女之爱?
      妖与神……情结难解!  

    唯心而已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聂七爷,与这名唤余恩的女子……
      缘从何来?
      不过唯心而已。
      她认识他之际,他是个温和的男人;
      她也习惯了这样的他。
      之后,即使发现他不若表面,
      但也只以为他的性子略嫌暴躁。
      她根本不解他心口的热情几乎淹没了他残留的理智。
      他喜欢她,真真切切,
      无关她的性子、容貌……

    宿命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5-04-05
    谁是神佛转世?
       谁是妖孽降生?
       若真有前世今生,那么,他们的邂逅是场轮回?抑是天意?
       十年前,多病嬴弱的她舍命救了愤世嫉俗的他;
       十年后,慈爱世人的她遇上杀人如麻的他……
       这样的重逢,是宿命?
       而他这次要的又是什么?
       报恩?索惠?还是她曾给他的承诺?
       承诺……

    戏潮女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他教养了她十年,
      目的是培养出一个十全十美、足以匹配得上他的女人。
      可偏偏——
      咳、咳、咳!
      她是才华洋溢没错,也挺争气的练了几手功夫,
      就是个性上有点“缺憾”——
      爱笑爱哭爱闹,与他的威严霸气不搭……
      威严霸气?他谁呀?而且,这是什么“怪癖”?
      ——养大自己的妻子!万一她“不符”要求怎么办?
      丢下海不成?丢下海?他究竟是谁?!可怕!
      听好喔!谣传中,他具有兰陵王的俊美;
      虽无后宫,拥有的女人却遍及中原,
      连皇帝都逊他三分……中国海贼之最——狐狸王!
      他——打算怎么“处置”她……

    妾心璇玑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奴婢”两字出自她口,听起来实在非?!?,不怎么舒服。
    可谁叫他没事惹事把她调来侍候他?!
    想他聂家三少爷是何等人物,偏——噢!
    他多年间建立的威信——正一点一滴被她磨蚀光!
    而他却只能束手无策……
    的确厉害,这个秦璇玑——神秘又富文采,
    但为何偷偷、悄悄“躲藏”在聂家为仆?
    肯定有问题……
    他仇家的女眷?不是?是?……  

    笑闹风云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她是吃定他了,    
            从那么小小的时候开始。    
            不是什么坏心眼之类的喔,    
            她可是隐藏了许多心事没对他说——    
            不过,请铁鸡婆八卦的猜测,    
            扭曲为暗恋或任何有颜色的联想。    
            真的只是纯粹吃定——    
            他忠厚老实又健壮可靠……


            总之有一拖拉库的优点,    
            再加上又是闻名全国的武术高手,    
            她好意思不去利用?    
            那岂不暴殄天物?    
            回报?开什么玩笑!    
            根本不需考虑。    
            嗄?不对劲?不——    
            真XX的,是不对劲……

    只想跟你玩亲亲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就算她想开始找人谈恋爱,  
    也绝、绝、绝不会是眼前这个莫名其「操」的男人!  
    别怪她说粗话,实在是他的行径让她忍无可忍!  
    半夜三更搬家吵死人不说,还——-还管到她抽烟的事!  
    最气死人的是,他竟叫她小牛妹!外加诬陷她翘课不学好!  
    十五岁?  
    她看起来真是那么「幼齿」吗?  
    她自信自己全身上下该大不小……  
    哇哇哇哇哇?。。。。?!  
    他对她「下手」了吗?  
    她们不过见了三天而已……

    浪龙戏凤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皇帝」?这行业好像还不赖!  
    别瞧他一副玩世不恭、吊儿啷噹的浪荡样,扮起皇帝来,还真像个样呢!  
    只是怎么大夥儿都深怕他娶不到老婆似的,  
    后宫佳丽一个个往他身边推嫌不够,  
    还在外宫招来一干子佳颜怂恿他蹧蹋,  
    尤其是这个长得细皮嫩肉、眉清目秀的小喜子,  
    唯恐他玷污了他一代小太监之名似的,说啥也要找个女人教他尝尝荤……  
    喝!真是爱说笑!他,浪是浪了点,对於女人嘛……可也挑得很!就像……

    情惑那西色斯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真是见鬼的该死!  
            只是为了那该死的遗失了几百年的传家“狐狸面具”,  
            竟要冒死淌这浑水?  
            早说了她不要当什么扒手世界的首席弟子的嘛!  
            瞧瞧她遇上啥难题了--  
            先是飞机故障,被迫跳伞逃生;  
            再者,又遭到猛狮追杀……  
            天??!天是招谁惹谁了?  
            没事来跟人家闯那西色斯岛?  


            看看这岛主人--  
            真是人如岛名??!自恋的家伙!  
            她看??!像这种没血没肉没目屎的水仙花,  
            他会懂的爱人才怪!  
            可偏偏,他说他爱上她了;  
            因为她是他的影子……  
            她是他的影子?  
            哈哈哈哈……那她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她可是有道德、有良知的一等好公民呢!  
            怎么可以教他给爱上呢?  
            无奈!那西色斯实在太惑人了……

    相公,爱我吗?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想她水宓这可怜的小拖油瓶,  
    亲娘死得早,后母又视钱如命;  
    合该她是自小没人疼没人爱的。  
    不过,好死不如歹活!  
    东拉一点、西拔一些,如今也已亭亭玉立、二十姑娘一朵花了;  
    虽是清瘦了点,可也花样年花正含苞!只是……  
    唉!卖就卖了!卖给徐老爷总比沦落花街好吧?  
    可……可是,有这么年轻力壮、俊帅又豪迈的「老爷」吗?  
    那日他还在后花园调戏她呢!真是羞死人了……  
    大夥都说,她是他买回来生孩子用的,  
    是真的吗?她还以为至少她该有一点点爱她的……

    当男人遇上女人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幸福?那是什么东西?  
    对於相亲相亲到想跳楼的他而言,  
    初次见到那个女人时,居然有种又甜又腻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幸?!??  
    不会吧……  
    这个女人可当他是唐老鸦呢!  
    而且,她还是个情感缺乏症的……  
    不会的!这一定是她的错觉,他发誓!  
    可是,誓都发过了,为什么他的心头还是……
      

    蝴蝶笨婢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瘟神!她果真是瘟神!  
    只要一碰到这丫头,  
    他不是一身的跌打损伤,就是猛流鼻血!  
    他应该离她远远地!愈远愈好,愈远愈好..  
    他也知道愈远愈好,可是-  
    她是他未过门的妻子??!扯都扯不掉..  
    想他一介儒雅书生竟任由这粗鲁,蛮横的丫头欺压,  
    这..这太窝囊了!可,更教他气馁的是-  
    几天不见,他居然还挺想念这瘟神的!  
    老天!他到底是哪辈子欠她的?

    银兔姑娘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银兔儿甜美、娇俏,生性调皮又爱恶作剧,  
    白子园人人爱她,却也人人怕她,尤其当她玩性大发时……  
    今儿个她竟异想天开——跷家!  
    除了那个酷似自己的孪生弟弟之外,  
    她压根儿没接触过男人,  
    这会儿,一脸酷相的展无极竟然要娶她?  
    这扯得上爱情啥事?她不知道!  
    不过,坦白说她倒也很想嫁给他,  
    因为,嫁给他可能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嘻……  
    尤其,洞房花烛夜时……
      

    阿宝公主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十八年来,  
    「他」一直不知自己竟是女儿身!  
    投身杨家牧场当牧童,镇日与牛只对话,  
    日子倒也过得自在逍遥。  
    待得「赏金猎人」杨明为逃避婚事而回返牧场,  
    无意中发现了这「很有意思」的秘密……  
    一方坚持自己是如假包换的男儿汉,  
    一方却极尽所能的想让「他」恢复女儿身;  
    这场战事──唉!有得打喽!

    龙的新娘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二十三世纪人类  
    龙氏家族三兄弟跨越时空来到  
    二十世纪的台湾。  
    化身为徵信社探员寻找预言中的三颗宝石;  
    而这三颗宝石据说为三个荳蔻少女所有……  
    她们——情窦初开,爱欲炽烈;  
    他们——身系重责,不为所动。  
    究竟 这场爱的追逐如何善了?

    乞儿弄蝶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和她比起来,「破坏王」根本不够看——  
    她简直就是上帝派来折磨他的!  
    她不仅处处跟他作对,而且还专与古代礼教对抗——  
    死也不洗澡,吃饭用手抓,满口改不掉的髒话..  
    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  
    裴穆清坐在那里怎么想也想不通,  
    想不通——  
    喜欢她的人怎么不是别人,偏偏就是自己?!
      

    追夫狂想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他当她是可怕的瘟疫,  
    并将她的自尊踩在脚底下,  
    而她一向是有仇报仇、有恩就忘,  
    所以在他冷眼相向的第一眼起,  
    她就决定——  
    她要倒追他,  
    她要他掉入情网,五体投地的爱上她??!

    金锁姻缘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一段奇缘促使她穿越了数百年的时空……  
    莫汝儿──一个明朝京城富豪侍妾的女儿,  
    因着某种因缘际会而得以和现代女子丁月兔互通声息。  
    月兔灌输她男女平等的观念,  
    又教她学会了许多新新人类语言……  
    刁钻的莫汝儿究竟「运用」了什么手段?  
    让那平素冷酷寡言的王爷兼平西王爷视她如珍宝?  
    而丁月兔──她的姻缘路?

    原来是你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相识十年、暗恋十年,  
    一次机缘,为他俩织起一辈子的情牵;  
    从十二岁起,她就没有停止过苦苦追寻他的深情目光,  
    也盼望自己能成为他心中唯一停驻的永远……  
    然而,一心将真情挚爱付託给他的楼珊珊  
    却迷糊得到最后才发现——  
    原来,那个男人并不是「他」……

    痴心只是难懂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从十六年前的第一眼,  
    她的身影就已悄悄地烙印在他的心坎上。  
    是一见钟情的震撼?  
    还是无数温柔的迷痴?  
    迷糊的她,何时能瞭解——  
    她是他心底永远的阳光,时时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亲密宝贝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谁敢说爱她?那人就等着满地找牙!  
    表面上,他是她的大哥;  
    实际上,他是她的靠山,更是她从小到大痴恋、崇拜的对象。  
    可他又对她——  
    偏偏像是一只想偷腥又表现得不屑吃的猫,  
    只会猛吃飞醋,唉,真没胆!  
    But,奇怪的是,她竟然乐意配合他的「霸道」?  
    嘿嘿……人说可以借酒装疯,她偏要说借失忆可以  
    以「身」相许——  
    瞧,他现在不正从刚开始的不自在、到习惯、到不由自主、到那个那个……  
    就不信「铁齿男」还能忍多久!

    为你收藏片片真心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敬爱的上帝,真的不是他的错,全都该怪她啦!  
    是她自己喜欢观赏男人表演脱衣秀的,  
    甚至开车横冲直闯,他才会「A」到了她的车耶。  
    孰料,打个工还打到了他的地盘,  
    其中还包括发现了她有「幽闭恐惧症」……  
    唉,真衰!  
    这种既毒又傲的女人,怎么老是和他碰头?  
    然而,每次不经意地与她接触,  
    都让他有阵阵而来的……悸动!  
    上了瘾还好,更夸张的还是——  
    他竟是她寻寻觅觅多年的「毛叔叔」?!「长腿叔叔」?!  
    老天爷!可否……请你解释解释?
      

    嗨!偷心俏佳人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该死的!竟然被发现了,真是没天理??!  
    要不是为了孤儿院地契被奸商侵占,  
    她哪会沦落偷儿的地步。  
    而她第一次当小偷就被人当场「抓包」,  
    这下真是大事件了!  
    更遭的是,那傢伙竟趁火打劫,  
    强迫她答应一个「小小」要求——当他的「假」未婚妻。  
    他也算颇具「姿色」,又是潇洒多金的年轻企业家,  
    怎会愁找不到女人当老婆,  
    她可不傻,所以这绝对「没好康」。  
    但是为了孤儿院、为了她的名声,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幸好临时恶补的「情史」总算唬住他那古灵精怪的家人,  
    可是,要住进住他家???哇,难度把分百耶,  
    不过他俩挺有默契地见招拆招,灵活得很,  
    难不成……假戏真作了???

    假如我给你我的心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亿万富翁!表哥?  
    她只是个三餐都吃不饱的穷学生,  
    谁会寄这么耸动的信捉弄她?  
    不过——反正人家有万贯身家,「捐钱」给她当学费也不为过,  
    她一向赌性坚强,就决定赌上这一把——冒充亿万富翁的表妹。  
    凭她「通杀」的好运道,绝对pass。  
    瞧,那未曾谋面的表哥不就信了她是失败的表妹,  
    对她可是呵护备至,关心得很。  
    嘻嘻,她的手风挺顺的,不是吗?  
    不只如此,她好像也开始走桃花运,突然有白马王子追求,  
    偏偏她这才发现自己早已爱上表哥啦。  
    但可怕的是——表哥也是冒充的,  
    这一切全是他的安排,  
    她竟是能令男人少奋斗二十年的摇钱树。  
    哎!到底「表哥」对她是不是真心的……

    请不要把眼光离开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她的存在,从不受家人欢迎。  
    孤寂的童年,只有星星陪伴她。  
    每个夜晚,她对着小星星诉衷肠,  
    却不知道,在世间亦有一双柔情的眼睛,对她深深凝眸……
      

    我依然恋你如昔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不管她们三姊妹怎么躲、怎么闪、怎么求、怎么骂,  
    爱情就这么石破天惊呼啸而来——  
    老大有严重厌男症的倾向,  
    笃信只要结婚就是离婚的开始,  
    偏有个弟字辈的男人硬要打破她的歪论……  
    老二是个艳丽的冰山大美人,  
    却跌破一干人的眼镜,  
    执意爱上一个破相的老男人……  
    老么清纯可人,却自卑得教人生气!  
    不见眼前死心塌地、温柔体贴的优质好男……  
    三段男女的爱恨纠缠,三种倾心的爱恋况味——  
    他们是否能安然冲过这惊涛骇浪的爱情海,  
    航向艳阳遍照的有情天……?

    触不到的爱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4
      她对他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嘻嘻!因为只有他看得见她喔。唉!认识她真不知是幸或不幸,虽说是她的鼓励让他这样残废少男重新振作,但,她可能也是本世纪最贪吃愚笨的天使了??刹恢醯?,她在天堂睡懒觉的日子,阳光似乎就照不进他开的窗,人生是黑白的!嗯——说穿了,还不是思念作祟,春天到啦!好??!这小妮子总算现身了,不给她个紧紧拥抱以示惩戒怎行?哇!他怎么突发异想,莫非他“煞”到天使了?啥?天使生前有未婚夫?怎么可以!不,管它以前、现在、未来,她只能是他的——WHAT?天使不吃这套?

    红苹果之恋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5-02-06
      她的未婚夫居然和他的继母拥吻?苏苹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痛彻心扉!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耶!带着一颗痛痛的心,以及些许的不甘,她决定做个“逃妻”,来个眼不见为净??墒撬允乔岫拙俚拇潘?!认栽吧,谁教她终究敌不过“诱惑”,随他回家。别误会!她是看在“事成”之后马上“离婚”的份上,才勉强答应的。自由诚可贵嘛!啧!他说这样的表现全是因为爱惨她这小苹果,咦?他说被她的脚踏车撞上那一刻起,就想向她下跪求婚,还有……他说要重新追求她……

    亲亲我的爱

    作者:于晴

    更新时间:2004-10-25
    从她发现他的那刻起  
    就註定了他们今生今世这段无怨无悔的情缘  
    为了一段人间至爱  
    他选择了用今生换她一世情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香港赛马会赔率
    CopyRight (c) 香港赛马会赔率 All Rights Reserved
    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提供免费的最新港台言情小说欣赏!
    本站绝无病毒,请把本 站网址告诉给你的朋友,一起分享阅读言情小说的乐趣!
  • 安徽网记者实拍2018全国高考合肥现场 2019-09-17
  • 备受鼓舞!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9-07
  • 《古汉字发展论》简介 2019-09-05
  • 格力集团要约收购长园集团事项告吹 2019-09-05
  • 游客偷摘杨梅坠亡,别让窃喜成悲剧 2019-08-25
  • 2012环球时报总评榜颁奖典礼现场 2019-08-25
  • 中共一大代表中最早辞世的王尽美:3首小诗与27年人生 2019-08-19
  • 德国挫败一起恐袭企图 2019-08-18
  • 古画中的“婴戏”:穿越千年的可爱淘气与天真烂漫 2019-08-07
  • 內存市场反垄断调查:矛头指向美国企业 2019-08-07
  • 北美票房:《超人总动员2》重振江湖 2019-08-03
  • 日本想拥有核弹的愿望是真。一星期之内拥有核弹是超级夸张。 2019-08-03
  • 命运:乌镇演义宣示网络新时代 2019-07-23
  • 把儿童食品安全置于优先保障地位 2019-07-22
  • 网络赌球水很深,球迷们千万不要碰! 赢了钱分分钟取不出来 2019-06-13
  • 时时彩超强缩水安卓 香港2019开奖记录表 双色球图表走势图表 体彩20选5胆拖 ios球探app 甘肃快3遗漏统计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五分彩骗局能举报吗 香港赛马会看料网站 重庆时时号码历史数据